大家都在搜

我的兵团情怀



  有些事只有身临其境,去经历、去成长、去感悟,才能感受其中的意味……

  2014年8月,我有幸考入了塔里木大学,成为了人文学院传媒系的一名学生,也由此开始了我和新疆,尤其是和南疆的依依情愫。

  记忆的指针拨回当年8月29日晚。根据事前的联络约定,我和陈佳林、张亮、汪然、龚丽莎一行五人,自银川出发,登上西行的列车,赶往不知是何地的阿拉尔。与很多大学新生一样,我们是第一次出远门,更为特殊的是,我们是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下,独自决定组团去往陌生遥远的新疆。

  列车驶出银川站,路在前方,家在身后。或许,那时的我们心情或兴奋、或茫然、或向往、或眷恋……既情非得已,又不得不随遇而安……

  第二天清晨,在灰蒙蒙的小雨中,火车到达兰州。我们稍作停留,于当晚凌晨4点赶上K1661列车驶往新疆。那时,开往新疆的列车,还没有提速,部分线路还没有调整,列车经河西走廊,驶入新疆,途经哈密、吐鲁番、库尔勒、库车;穿越茫茫戈壁、渺渺荒滩,盘绕天山、萦走荒漠,历时两昼三夜,终于到达阿克苏。本以为这是终点,然而登上开往学校的大巴,又走了两个小时,方才抵达阿拉尔市塔里木大学。

  当列车驶入新疆境内,开始饱览着大西北的广袤无垠、欣赏着大戈壁的坦荡如砥、吸吮着西域的干热气息。放眼千里戈壁,远眺巍巍雪山,近处是吐鲁番盆地边缘那条条赤色的裸露山脊,在湛蓝色天空的衬托下显示出洪荒的宁静与不朽的永恒!我心里暗暗思忖:新疆,真大,真远啊……

  一路奔驰,一路向往,但是也一路茫然,一路纠结。从“塞上江南”到黄塬戈壁,从黄河奔腾到干涸如砥,从渺渺荒滩又到茫茫荒漠;经炎日、经风雨、经凉寒、经沙尘;人迹罕至,天地浑然,荒芜一体。列车所到之处,然若一叶扁舟、沧海一粟,行如蹒跚。

  阿拉尔市是县制规模的地级市,1957年,具有“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数万里、屯垦在天山”的光辉历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原359旅)进驻阿拉尔屯垦戍边,使其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胡杨精神、兵团精神、红色革命精神相互融合渗透,形成了兵团人特有的精神风骨!

  阿拉尔市位于塔里木盆地北麓、天山南麓、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阿克苏河、叶尔羌河与和田河交汇处——塔里木河上游。特殊的地理位置,独特的气候环境,干旱少雨,这里显然不宜人居住。可是平静的塔里木河不仅养育了命途多舛的刀郎人,更是以她的仁爱宽容滋养了沿河的芸芸众生,兴起座座城,滋润着万千来自五湖四海求学的知识青年。

  或许正是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里的人们独特的性格:热情如夏日的炎炎烈日、意志如冬日的瑟瑟寒风、豪情如春秋肆虐的漫天黄沙、质朴如直白的赤裸戈壁、胸怀似广阔的无垠沙漠、善良如仁爱的塔里木河……

  当然这些认识,都是直到现在才有的。而这些认识,是在我后来的大学生活中慢慢有了体会。(徐飞)




上一篇:我是建工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部,东部省份冬季首次降雪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