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回忆儿时有感,家乡那片夕阳段



  一提到夕阳段,我就会情不自禁回想起儿时太多的记忆。时间是无情的,自1995年离开老家去了新疆,转眼间就是二十五年。已经搞不清是生活所迫还是命中注定,二十五年的时光里又有多少事情过去。物是人非之间总会有些许惆怅,不过,日子还是得好好过!

  夕阳段其实就是我老家门口不远处的一大片水田。阳光充足,土地肥沃,太阳从早到晚都能照射着这片神奇的水田。水田里主要是种水稻,冬天的时候也有种油菜的,不过油菜收成都不是很好,最大的作用就是油菜苗能当有机肥。我小的时候,夕阳段的水稻都是双季稻。那时候一年当中最繁忙的季节就是“双抢”,也就是抢收早稻抢种晚稻的季节。在这特殊的季节里,学校都是要放农忙假的,在国家经济还不是太发达的年代里,毕竟粮食对于农民来说太重要了。“双抢”的场面尤其壮观。成片成片的金黄的稻穗会在农民们挥洒汗水舞动镰刀的洒脱中褪去,而另一方面又是成片成片的青青的水稻苗在稻田里一个又一个弓腰的影子下成型。割稻谷的,踩打稻机的,用箩筐东倒西歪往家里挑新鲜稻谷的,抛秧插秧的,送水送饭的,吆喝的包括偶尔打情骂俏的……这一切都是在人们喜悦交响乐中一天又一天地重复着。日出日落,骄阳焱焱,有时候也有晴天霹雳让人们手忙脚乱的。这种画面已经成为历史了!

  所以啊,只要提到夕阳段,我就会回到从前,回到从前那种苦涩与欢乐交错的境界里去。在那艰难的日子里,年幼的我和我的父辈们走过了那段不平凡的日子,在夕阳段……

  在我老家老屋门前约五六百米的地方是故乡的小河,小河九曲十八弯,从上游约三十公里的山里发源一路下来,小河两边都是肥沃的稻田,这小河也是我故乡的母亲河,养育了故乡的人们。

  2020年的春节很特别,我带领妻儿回故乡探亲,原计划过完元宵节就返回新疆的,最终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只能待在老家。人们都自觉遵守国家对于疫情防控的规矩,老老实实窝在家里。当人长时间窝在家里,不能工作,不能走亲访友,不能聚集,内心难免产生焦虑,可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人们表现出了空前的自觉与配合。在农村还好,只要不去别人家走访聚集,去田野去河边走走是没有问题的。

  小河边和夕阳段的空气很新鲜。这个春节阴雨天气比较多,春天了,大家还只能穿着冬天的衣服。只要不下雨,我每天都会经过夕阳段到河边走走,或清晨或傍晚。夕阳段原来的小土路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三米宽的水泥路,方便了人们。小河河堤没什么变化,还是小时候见过的样子。小河流水潺潺好不欢快,河堤上的青草一直那么茂盛,青草叶子上残留的雨水或露水打湿了皮鞋,夕阳段里是成片的油菜,油菜花迎着春风开始绽放,几处的菜地里有人在挖土,或许在拔菜,河边有小码头,三三两两的人们在码头边洗衣服,一副恬静的画面。

  漫步河边,不禁浮想联翩,儿时的记忆一股脑儿跳跃出来。在河滩上草丛放牛放羊,在河边浅水滩用各种方法抓小鱼,也有挖一个小洞烧牛粪煨红薯,而最惬意的还是在小河里游泳嬉闹……童年的岁月很贫穷,却少不了那纯真,那无忧无虑。而今看没有多大变化的小河,心中也隐隐作痛。小河也有疯狂的时候,那就是洪水季节。每年六七月份,当那疯狂的洪水来临,满河床的水一泻千里,洪流中会漂浮着各种各样从上游冲下来的东西,有时候可以看到一些家里饲养的动物。当大雨继续不停瓢泼的时候,洪水就漫过河堤冲进了夕阳段,成片的庄稼瞬间没了踪影,更有严重的时候,河边的一些房屋也会被浸没……

  在国家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的节奏下,我想故乡的小河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有一个新面貌吧。小河,夕阳段。人们在生态科学的背景下改造自然造福人类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廖俊财)




上一篇:兵团建工水电集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工作有序推进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部,东部省份冬季首次降雪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
地区推出政策,帮助父母独自生活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